王源“跨时空”演绎青年聂耳——《故事里的中国》走进国歌诞生背后不能忘却的记忆

2020-12-12

  “我们万众一心,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!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!前进!前进!进!”当91岁的汪奇老先生与《故事里的中国》连线,再次以小号手的身份奏响国歌第一声时,71年前开国大典上众人齐唱国歌的震撼场景,历历在目。从那一刻起,《义勇军进行曲》作为国歌响彻在中国大地,迎接着每一个安稳的黎明,见证着每一个荣耀的瞬间,也鼓舞着每一个国人不断前进!

  12月12日晚8点档,由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综合频道联合央视创造传媒、中国国家话剧院共同推出的大型文化节目《故事里的中国》第二季将播出第八期。本期节目的戏剧部分,将由王源饰演青年聂耳,王洛勇饰演田汉,共同带领众人聆听国歌背后每一个热血生命的决然呐喊,继续唱响民族魂的颂歌。

  亲眼目睹日军飞行员狰狞面孔

  田汉挥笔、聂耳作曲,用全部热血谱写中华强音

  每当国歌《义勇军进行曲》响起,我们总会肃然起敬、热血沸腾。是怎样的危急情境,让这首歌的创作者田汉和聂耳发出至今都令人振聋发聩的呐喊?

  《故事里的中国》特别请到了田汉先生的孙子欧阳维教授、聂耳先生的侄外孙青山导演,以及《义勇军进行曲》第一个版本的录音师司徒慧敏先生的女儿司徒恩湄女士,他们细腻还原了当年田汉先生和聂耳先生歌曲创作的始末。

  1931年,33岁的田汉和19岁的聂耳在明月歌剧社相识,相差14岁的两人因为共同的音乐追求一见如故,自此成为艺术和革命道路上的知己。

  1932年,日本侵略上海发动一·二八事变,轰炸机经过明月歌剧社的楼顶,“那个时候聂耳先生的日记里面写到,他一抬头就可以看见俯冲的日本轰炸机中飞行员那张狰狞的脸”,青山回忆道。1934年底,田汉接手创作了一个以抗日救亡为主题的电影剧本《风云儿女》,并在剧本原稿的最后一页,写下了《义勇军进行曲》的初版歌词。

  不久之后田汉被捕,聂耳找到夏衍,主动承担了《风云儿女》主题歌作曲的创作任务,当他拿到歌词后,很大一部分作曲工作正是在司徒慧敏的家中进行。司徒慧敏先生的女儿司徒恩湄女士回忆道:“他在创作的过程当中,总是一边写一边唱,又跺脚又指挥又唱,很激动,吃饭的时候灵感来了,拿着筷子又接着唱,有时候都能打到碗上。”这种全身心的投入创作出的旋律,让司徒恩湄的奶奶感同身受,“我奶奶也不识字,但是她坐到旁边看着聂耳指挥、拍、唱,她也跟着唱,还激动地说,是啊,我也是个不愿意做奴隶的人啊!”

  王源真情演绎青年聂耳

  展现国歌力透时空的永恒生命力

  1935年5月24日,电影《风云儿女》上映,随后主题曲《义勇军进行曲》迅速传遍大江南北。然而遗憾的是,那一天,田汉先生还在狱中,聂耳先生远赴重洋,两位创作者都没能听到这第一声“呐喊”。64年后,在新中国成立50周年之际,一部名为《国歌》的电影,以超乎现实的艺术表达方式,让身在狱中的田汉听到了《义勇军进行曲》激昂的旋律。

  如今,《故事里的中国》通过戏剧演绎的方式重温国歌创作背后的故事,由王源饰演聂耳,王洛勇饰演田汉。在王源看来,聂耳是一个对音乐有热爱、感触民间疾苦的人,更是一代有志热血青年的代表,他坦言自己在诠释这个角色时压力很大。

  最开始表演时,王源还有些紧张,戏剧总导演田沁鑫鼓励他“再大胆点”,并现场示范角色的神态、动作。经过多次排练和情绪的揣摩,王源不断向聂耳靠近,也收获田导现场点赞:“好极了,你只要敢演就行!” 王洛勇看完之后也表示:“王源虽然年纪很轻,但是他岁数(和聂耳)相仿,学音乐的背景又相仿,我在看他的时候,甚至觉得他的长相和气质真有点像聂耳,所以我觉得这种类似的机缘巧合,真的能够带出来这个角色清流的感觉。”

  为了让讲述更加立体,本次戏剧呈现采用多重“跨时空”式场景,力图展现出《义勇军进行曲》中那种超越时空的勇气、斗志和生命力。谈及剧情设计,戏剧总导演田沁鑫也希望能够用艺术方式弥补现实的缺憾:“田汉和聂耳最后一次合作是没有见面的,我们设计了一个比较巧妙的戏剧表达,主要是表现两个人在不同的环境里面创作出了《义勇军进行曲》。虽然是跨越时空,但情绪是层层递进的,那么两个人的心灵在词和曲的共鸣中产生了一次共情。”

  在精神接力中完成《义勇军进行曲》

  田汉在开国大典替知音见证国歌响彻神州大地

  作为艺术上的知音,理想道路上的知己,田汉和聂耳超越了年龄差距和时空距离,在精神接力中完成《义勇军进行曲》,也结下了一生的深厚友谊。

  得知好友田汉被捕入狱后,聂耳冒着被捕的风险,第一时间“抢”到了田汉为电影《风云儿女》主题曲撰写的歌词,聂耳把它当作好友的最后一个作品来谱曲,但这首《义勇军进行曲》实际上成为了聂耳的绝唱,也是聂耳和田汉的最后一次合作。当时,被列入黑名单的聂耳在党组织的安排下经日本赴苏联留学,当他把修改后的歌谱寄回国内后不久,便在日本不幸遇难,将23岁的年轻生命定格在昂扬激越的音符之中。

  “听到聂耳在日本去世的噩耗,我爷爷就大哭。他们俩最后见面应该是一年以前,谁知道这一别竟是天人两隔了”,田汉的孙子欧阳维眼泛泪光地说道:“他一边哭一边写悼念聂耳的词‘一系金陵五月更,故交零落几吞声。高歌正待惊天地,小别何期隔死生。乡国只今沦巨浸,边疆次第坏长城。英魂应化狂涛返,重与吾民诉不平’,这首诗后来镌刻在聂耳的墓碑上。”

  彼时,《义勇军进行曲》作为电影《风云儿女》的主题曲,已经开始传唱全国。1949年10月1日下午,伴随着五星红旗冉冉升起,《义勇军进行曲》作为国歌在开国大典上奏响,聂耳没能感受到历史性的这一刻,但是田汉当时在天安门的观礼台上,见证了他和聂耳最后一次合作的歌曲,带着生命的热度,澎湃而又铿锵地响遍中华。

  “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,每个人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!”无论何时何地,国歌里的这声呐喊,总会提醒人们铭记那段历史,不要忘却“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”所激发出的民族精神。

  今晚,就让我们在《故事里的中国》聆听《义勇军进行曲》背后用热血生命汇成的永恒交响,共同唱响每个人心中的国歌!

【编辑:苏亦瑜】